往期阅读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力守护“少年的你”

——江西标本兼治保护未成年人

  本报记者 杨 静

  2021年6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施行,确立了家庭、学校、社会、网络、政府、司法“六位一体”未成年人保护大格局。

  如何让这“六大保护”统筹起来、同向发力,达到从严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一个不放过”、综合救助未成年被害人“一个不落下”、未成年人保护社会治理“一个不漏项”的效果?

  江西实行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教职员工违法犯罪信息查询、家庭教育指导为主等一系列机制,以检察机关依法监督的“我管”促职能部门依法履职的“共管”,有效凝聚各方保护合力,驱动未成年人保护整体提质增效。

  真问责、严追责

  强制报告制度照亮隐秘角落

  今年2月,南昌县检察院在办理一起强奸幼女案中发现,女孩被侵害后,曾到南昌县某医院以自己的身份证挂号并进行尿液妊娠检查,而接诊医生在知晓女孩怀孕情况下,并没有遵守强制报告制度报警。

  在核查事实后,检察机关第一时间将医生未履行强制报告义务的线索移送相关部门处理,并针对该案暴露出的问题,先后向医院和县卫健委发出检察建议,督促其完善强化医疗系统内部强制报告制度落实。

  “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行为初露端倪时,如果有人及时上报或制止,就可避免悲剧上演。”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国轩告诉记者,在司法实践中,医务人员接诊遭受家暴儿童不报告、宾馆从业人员发现入住未成年人面临不法侵害不报告、社区居民委员会工作人员发现不具有抚养能力的限制责任能力人独自养育子女不报告等情况时有发生。

  如何让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不再隐蔽?省检察院、省监察委员会、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省民政厅、省司法厅、省卫健委、团省委、省妇联等九部门出台24条举措,将推动强制报告制度明确到具体部门,以解决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发现难、报告难、干预难、联动难、追责难等现实问题。

  此外,江西检察机关还要求检察官在办案时,对相关义务主体是否履行强制报告义务进行倒查,对未履行强制报告义务的,推动相关部门追责,让强制报告制度“长出牙齿”。

  2021年以来,全省检察机关通过强制报告发现并办理侵害未成年人案件58件,一批隐蔽的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得以及时发现。

  “强制报告制度的核心在于拒绝‘看客’,让所有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经常接触未成年人的人从‘旁观者’变成‘责任人’,真正实现‘全社会共同保护’。”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主任黎莉表示。

  治罪与治理并重

  违法犯罪记录查询把“大灰狼”挡在校门外

  “检察官姐姐,我要举报。”2021年4月的一天,上饶市检察院担任法治副校长的检察官上完课,像往常一样和同学们道别时,一名女生走上前来,怯生生地说。

  严密调查后,检察机关对校园“大灰狼”方某以猥亵儿童罪、强制猥亵罪提起公诉,并提出从业禁止的建议。同年12月,法院依法判处方某有期徒刑11年6个月,禁止方某从事与教育相关的职业。

  学校是未成年人最重要的活动场所,必须把“大灰狼”挡在校门外。为限制有相关违法犯罪记录的人员担任学校教职员工或从事校外培训工作,有效遏制和预防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发生,今年3月,江西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学校教职员工及校外培训从业人员违法犯罪记录查询。

  查询以全覆盖为目标,对象不仅包括全省中小学校和幼儿园、已办证校外培训机构的教职员工,也覆盖校内全体从业人员,包括临聘人员、医务人员、保安、门卫、保洁员、工勤人员等。目前,全省已完成40余万名教职员工的查询工作。

  办理个案只是治标,促进解决背后的社会问题才是治本之策。以防范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为着力点,江西检察机关深入分析未成年人保护漏洞,推进未成年人保护源头治理、系统治理、综合治理。

  有的未成年人文身,而法律对此并无禁令,怎么办?南昌市新建区检察院推动区人大常委会通过《加强未成年人文身治理工作的决议》,在全省首次以人大常委会决议的方式治理未成年人文身问题;

  未成年人随意出入网吧容易沾染不良习气,怎么管?南昌市检察院通过公益诉讼,督促整改部分App插入网络游戏链接、推送付费产品广告行为,助力未成年人健康上网。

  治罪与治理并重。仅去年一年,全省三级检察机关就向职能部门发出社会治理类检察建议117份,推动整改问题131个、建章立制47个。

  “家事”亦是“国事”

  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筑牢家庭保护“防线”

  “作为父亲,你用粗暴不合理的教育方式,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现责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导……”近日,高安市民陈某收到一封来自高安市人民检察院发来的《责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导令》,要求他在规定时间地点接受家庭教育指导。

  事情源于当地流传的一段短视频——小浩偷拿手机打游戏耽误了学习,被父亲陈某用皮带抽打。

  “爸爸平时很少打骂我。”在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小浩主动为父亲求情。陈某也表示当时情绪失控,对自己行为非常后悔。调查人员现场检查,小浩身上没有明显伤情。

  检察官最终对陈某采取训诫教育措施,责令其依法积极正确履行监护职责,并请家庭教育指导师针对陈某的情况,开展“一对一”家庭教育指导,帮助他提高监护能力。

  家庭教育促进法实施以来,高安市人民检察院联合关工委、团委、妇联、教体局等相关单位成立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为“问题监护人”提供固定指导场所及定制化指导。

  “每个问题未成年人背后都有一个问题家庭。”高安团市委书记刘星辰表示,服务站把司法、关工委、团委、妇联、学校等各方力量拧成一股绳,合力推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

  不仅要护孩子“一时周全”,更要让家庭关爱“实时在线”。2021年以来,全省检察机关聚焦监护不当、监护缺失等问题,联合妇联和专门社会组织开展家庭教育指导5742次,对履职不当或者怠于履职的监护人发出督促监护令1304份,共同筑牢家庭保护“防线”。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江西标本兼治保护未成年人
~~~
~~~
~~~——走近寻乌县“山歌老王”王焕平
~~~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视线
   第06版:政文
   第07版:经济
   第08版:文艺评论
   第09版:文件
   第10版:区域
   第11版:三农
   第12版:资讯
合力守护“少年的你”
幸福槽岭
竹产业转型升级
曲曲山歌唱新风
图片新闻